一念永恒 > 一念永恒 > 第186章 修行宝地!

第186章 修行宝地!

  白小纯叹了口气,对于夜葬很同情,同时也很佩服夜葬如此能屈能伸。{网(<><>

  “难怪能成为暗子,这夜葬也非寻常之辈啊。”白小纯一想起方才那女子的【一念永恒】面孔,不由得感慨起来。

  很快的【一念永恒】,他就回到了夜葬的【一念永恒】洞府,看着与一群内门弟子排列在一起,很是【一念永恒】简陋的【一念永恒】洞府,白小纯深刻的【一念永恒】体会到了夜葬在宗门的【一念永恒】凄惨。

  这洞府只有白小纯在灵溪宗洞府的【一念永恒】一成大湖泊与丹房了,就连院子都没有……只是【一念永恒】一个石屋,里面除了一张床,就只有一个打坐用的【一念永恒】垫子,别无他物。

  “你怎么混的【一念永恒】,居然这么惨。”白小纯摇头,坐在垫子上,此刻外面渐渐黄昏,灵溪宗每当这个时候,香云山会逐渐的【一念永恒】安静,直至深夜时,所有弟子大都休息。

  可在这血溪宗,却不一样,随着黄昏的【一念永恒】降临,白小纯听到了外面有阵阵凄厉的【一念永恒】嘶吼,似乎有一些弟子,趁着夜色,正在厮杀。

  虽然按照门规,弟子之间不允许出现死亡,可也只是【一念永恒】不让出现死亡而已,如此一来,每当夜色,就是【一念永恒】血溪宗最残酷的【一念永恒】时候降临。

  这与灵溪宗截然不同的【一念永恒】环境,让白小纯很不适应,此刻他深吸口气,不去关注外面,而是【一念永恒】小心的【一念永恒】在洞府门口,布置了一些简单的【一念永恒】陷阱,这才重新盘膝坐下,开始思索未来的【一念永恒】事情。

  来血溪宗的【一念永恒】途中,白小纯总结假夜葬所说的【一念永恒】事情,知道那永恒不灭之物藏在了五座山峰中,中指所代表的【一念永恒】中峰。

  而且是【一念永恒】在中峰大长老的【一念永恒】洞府下方……那是【一念永恒】上指的【一念永恒】区域,对于内门弟子而言,高出了数个层次,难以到达,毕竟四大山峰,不接受内门弟子,只有筑基才可以居住。

  而内门弟子,都是【一念永恒】在夜葬此刻所在的【一念永恒】大手的【一念永恒】手背区域。

  至于四座山峰的【一念永恒】上指,就算是【一念永恒】普通的【一念永恒】长老与护法,若没有召唤,也都不能踏入。

  这也是【一念永恒】夜葬始终无法获取的【一念永恒】原因所在,也是【一念永恒】他想要筑基的【一念永恒】目的【一念永恒】,因为只有筑基了,才可以选择四座山峰。

  “筑基是【一念永恒】第一步,选择中峰,成为护法是【一念永恒】第二步,可惜我在这血溪宗,只能摆出凡道筑基,难以露出地脉筑基,否则的【一念永恒】话,就可以成为长老。”

  “成为护法后,最终的【一念永恒】目标……是【一念永恒】成为中峰的【一念永恒】大长老,这是【一念永恒】第三步,也是【一念永恒】最后一步,只有这样,才可以获得藏在中峰大长老洞府下的【一念永恒】永恒不灭之物。”白小纯深吸口气,这个目标很大,需要时间,如何能从一个普普通通的【一念永恒】内门弟子,最终成为中峰大长老,这条路在白小纯看来,虽漫长,可也并非不可能。

  定下目标后,白小纯双目闭合,开始修行,没有修行紫气通天诀,而是【一念永恒】运转不死长生功的【一念永恒】不死金刚卷。

  他想要看看,在这里修行,是【一念永恒】否与灵溪宗不同。

  就在他体内不死金刚卷展开的【一念永恒】刹那,突然的【一念永恒】,白小纯全身一震,他现在灵溪宗时,自己修炼不死金刚,体内元气的【一念永恒】消耗恐怖,若没有天材地宝以及无穷的【一念永恒】丹药,根本就无法支撑。

  可在这里,随着修行,从下方的【一念永恒】地面上,有阵阵血气升起,顺着他的【一念永恒】身体钻入体内后,居然代替了元气,使得不死金刚卷,不但运转加快,消耗更是【一念永恒】被血气代替。

  一个周天后,他全身的【一念永恒】肉在颤抖,更是【一念永恒】传出阵阵****之感,甚至他清晰的【一念永恒】感受到,自己的【一念永恒】力量居然增加了一些。

  白小纯双眼猛地睁开,露出狂喜,激动的【一念永恒】呼吸急促。

  “这里对我来说,就是【一念永恒】一个宝地啊!”白小纯触摸地面,如同触摸这巨手的【一念永恒】不死皮,他心中的【一念永恒】激动更为强烈。

  “不死长生功的【一念永恒】确非凡,这巨人一定是【一念永恒】没有修炼到巅峰,所以才会死亡,可就算是【一念永恒】这样,他的【一念永恒】肉身在不知过去多少年后,还都没有腐烂,更是【一念永恒】衍变成为了一个宗派的【一念永恒】山门。

  由此可见,不死长生功,的【一念永恒】确非凡!”白小纯深吸口气,继续修炼。

  时间流逝,很快过去了四天,这四天里,白小纯白天外出,熟悉血溪宗的【一念永恒】同时,在与假夜葬沟通中,渐渐把所遇到的【一念永恒】内门弟子,大都记了下来。

  尤其是【一念永恒】他主要锻炼自己的【一念永恒】面部神情,使得自己保持凶狠的【一念永恒】模样,全身上下,散出阵阵煞气,或许是【一念永恒】有些天赋,居然很快的【一念永恒】,就彻底融入在内,尤其是【一念永恒】笑声在他特意的【一念永恒】改变下,一笑起来,就阴冷无比。

  不过白小纯现在这个身份,是【一念永恒】内门弟子中的【一念永恒】巅峰,距离筑基只差一步,哪怕在人看去,最多也就是【一念永恒】凡道筑基,可也不是【一念永恒】内门弟子愿意招惹的【一念永恒】。

  数日来,倒也相安无事,这一天,白小纯正于洞府内修行不死金刚卷,突然神色一动,抬头时神色自然而然的【一念永恒】阴冷无比,目中露出冷厉之芒,看向洞府大门。

  很快的【一念永恒】,有声音从外面传来。

  “夜师弟,在下赵无常,还请出来一见。”

  白小纯立刻问询假夜葬,知道这赵无常也是【一念永恒】去过陨剑世界之人,这才保持冷酷的【一念永恒】样子,走出洞府时,全身煞气扩散,冷眼看着在他洞府数丈外的【一念永恒】一个中年男子。

  “何事!”白小纯淡淡开口,对眼前这赵无常也有些印象,当初此人连同其他血溪宗弟子,曾试图围攻自己,却被自己的【一念永恒】灭杀吓到,逃的【一念永恒】很快。

  赵无常面色苍白,可目内却藏着狠辣,站在那里时,整个人如同一条随时可以噬人的【一念永恒】凶狼,白小纯出现的【一念永恒】瞬间,他的【一念永恒】目光在白小纯身上一扫。

  “夜师弟别来无恙。”赵无常皮笑肉不笑,收回目光时,缓缓开口。

  “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【一念永恒】事情,不过是【一念永恒】我们这些陨剑世界内的【一念永恒】失败者,彼此的【一念永恒】一个聚会,交换一些信息,商讨如何凡道筑基,夜师弟既也归来,赵某琢磨着,要招呼你一声。”赵无常心中也在叹息,他们这些失败者这段日子很难堪,在宗门的【一念永恒】地位不上不下,处于筑基与内门弟子之间,如今没有地脉筑基的【一念永恒】机缘,就只能选择凡道筑基。

  可凡道筑基所修的【一念永恒】筑基丹,对于血溪宗而言,想要获取,需要付出惨烈的【一念永恒】代价,如今他们这些失败者,大都彼此结盟,赵无常思来想去,听说夜葬归来,便欲来此结盟,他这一方多一个人,总是【一念永恒】好的【一念永恒】。

  “哦?”白小纯略一沉吟,便点了点头,与这些人接触一下,获得一些信息,对他有帮助。

  眼见白小纯同意,赵无常笑了笑,带着白小纯走在山门内,向着聚会的【一念永恒】地方走去,一路上他多次留意白小纯,觉得眼前这个夜葬,与记忆里的【一念永恒】有些不大一样,似乎煞气更浓了一些,且目中的【一念永恒】冷酷之意,也多了不少。

  “看来陨剑世界内,这夜葬虽没有地脉成功,可他居然能在那白小纯的【一念永恒】手中活下来,很不简单。”赵无常若有所思,于是【一念永恒】话语多了一些,二人都保持一定的【一念永恒】距离,不痛不痒的【一念永恒】交谈。

  距离聚会之地,还有小半路程时,忽然的【一念永恒】,天空有惊雷轰鸣!

  这雷声翻滚,传遍四方时,更有阵阵血色的【一念永恒】雾气,如同血浪,澎湃扩散,天空中,原本有几个筑基修士正飞过,此刻这几人面色猛的【一念永恒】变化,赶紧让开道路,神色露出恭敬。

  白小纯一愣,抬头看去时,只见远处天边,血雾扩散时,在那血雾内,赫然有一顶血色的【一念永恒】轿子,这轿子足有十丈大小,通体血色,更有无数冤魂环绕四周,张开大口出无声的【一念永恒】嘶吼,气势惊人!

  而将这十丈血轿抬起的【一念永恒】,是【一念永恒】四个身体一丈多高,散出黑气,如魔头般的【一念永恒】狰狞厉鬼,它们皮肤青色,每一个身上都凝聚着堪比筑基修士的【一念永恒】波动,更有冰寒之意散开四方。

  同时,在这血轿的【一念永恒】两边,于那血雾内,赫然还存在了两排穿着血色长裙的【一念永恒】宫女,一个个秀丽绝色,可却面无表情,手中提着灯笼,如同开道一样,拥着血轿,踏雾前行。

  气势如虹,诡异非凡。

  就算是【一念永恒】白小纯,也都被这一幕震惊,他第一个反应,就是【一念永恒】老祖出行,可仔细一看,那血色轿子内,坐着一个女子。

  这女子穿着赤色的【一念永恒】长袍,一头秀随风而动,看不到相貌,因为在她的【一念永恒】脸上,带着一张血色的【一念永恒】面具,这面具上绣着一朵……梅花!

  此刻这女子正轻扶下巴,遥望远方。

  看起修为,只是【一念永恒】筑基,可却有磅礴的【一念永恒】灵力威压从她体内压制不住的【一念永恒】扩散,形成一层层潮汐漩涡,使得血雾翻滚。

  这代表了,此女是【一念永恒】地脉筑基!

  白小纯睁大了眼,觉得很是【一念永恒】羡慕,以他在灵溪宗的【一念永恒】地位,都没有如此出行的【一念永恒】仪仗,可这血溪宗的【一念永恒】一个筑基修士,竟这般夸张,让白小纯不由得深吸口气。

  “你不要命了,还不低头!小心血梅少主挖了你的【一念永恒】眼睛!!血梅少主在一幽圣地,九次潮汐地脉筑基!”白小纯身边的【一念永恒】赵无常,看到白小纯居然如此直视半空中的【一念永恒】血轿,内心一颤,若非想要和白小纯联盟,他才不会多说,此刻咬牙低吼提醒。

  “血梅少主?!”白小纯立刻就想起了灵溪宗许宝财谈论过的【一念永恒】,那位血溪宗的【一念永恒】天骄,此刻低头时,也看到了四周不少内门弟子,全部恭恭敬敬,一个个不敢抬头。(未完待续。)8

看过《一念永恒》的【一念永恒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逆天邪神  武动乾坤  唐砖  全职法师  医统江山  唐砖  一念永恒  花千骨  全球五金网  沧元图  全职法师  全球五金网  沧元图  医统江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