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 > 一念永恒 > 第1096章 广目归来

第1096章 广目归来

  在那一百多个沙土巨人的【一念永恒】围攻下,司马云华与古天君,根本就无法腾出手去找白小纯的【一念永恒】麻烦,甚至此刻脑海都来不及去思索白小纯,实在是【一念永恒】他们的【一念永恒】全部心神,都必须要放在应对这上百沙土巨人上。

  稍微一个不谨慎,对他们而言,就是【一念永恒】万劫不复,好在这种煎熬,在二人各自都喷出数口鲜血,吞下了大量恢复丹药后,终于熬到了传送开启的【一念永恒】时间。

  当他们的【一念永恒】身体上,出现了传送光芒时,二人都有了劫后余生之感,争先恐后的【一念永恒】,急速离去,对于这第十八关,他们已经绝望了。

  在二人离去后,白小纯睁开了眼,傲然得意的【一念永恒】从地面上站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【一念永恒】灰尘,小袖一甩,抬起下巴,淡淡开口。

  “我白小纯甩袖间,天尊也要灰飞烟灭,你们最大的【一念永恒】错误,就是【一念永恒】不该惹我!”白小纯觉得自己后两句话,说的【一念永恒】实在是【一念永恒】太有味道了,琢磨着以后要多说一些才是【一念永恒】。

  四周的【一念永恒】那些沙土巨人,此刻一个个也都停顿下来,一动不动,白小纯目光在它们身上扫过,心底也有遗憾,他不是【一念永恒】没想过将这些巨人带走,可一方面做不到,另一方面,通过自己的【一念永恒】权限,白小纯知道这些傀儡只有在这里,才能真实存在,若是【一念永恒】带走了,在外面只会成为虚幻。

  “也不知道当年炼制这把扇子的【一念永恒】主宰,是【一念永恒】怎么做到的【一念永恒】。”白小纯嘀咕了几句,想了想自己要不要闯过这第十八关,来气一气司马云华与古天君。

  考虑之后,为了减少怀疑,白小纯只能叹了口气,打消了自己这个去卖弄的【一念永恒】念头,呼唤了一声传送后,他的【一念永恒】身影渐渐被传送之光缭绕,很快消失。

  出现时,已在了残扇的【一念永恒】广场上,几乎刚一走出,立刻就有一道剑气,含怒而起,直奔他而来。

  好在白小纯早有准备,此刻眼睛一瞪,毫不退缩,右手直接握拳,在那剑气来临的【一念永恒】刹那,直接一拳轰出。

  天地轰鸣,巨响惊天之下,白小纯身体蹬蹬蹬连续退出百丈开外,那剑气同样崩溃开来,至于袭击白小纯的【一念永恒】古天君,他之前本就受伤严重,更是【一念永恒】疲惫到了极致,哪怕有丹药恢复,也都有了暗疾,此刻虽含怒出手,可自身也在白小纯那一拳的【一念永恒】反震下,倒退数十丈,抬头时,他呼吸急促,死死的【一念永恒】盯着白小纯。

  “白小纯,你阴我!”

  司马云华也出现在了古天君的【一念永恒】身边,目中带着寒芒,盯着白小纯。

  白小纯斜眼看了看二人,若是【一念永恒】他们没受伤,白小纯还要顾忌一些,此刻二人伤势都被强行压着,白小纯自然无所畏惧。

  “先搞清楚,是【一念永恒】谁阴谁!”

  “不过若你二人依旧胡搅蛮缠,那么就来吧,白某忍你们也很久了,大家给我做个见证,可不是【一念永恒】我主动惹事,是【一念永恒】他们两个联手要来欺负我,回到了圣皇朝后,就算是【一念永恒】圣皇陛下,也会给我做主!”白小纯眼睛一瞪,强硬开口。

  他言辞犀利,话语一出,直接就将古天君噎在了那里,看向白小纯时,他目中的【一念永恒】杀机正在不断地爆发,不过相比于他,司马云华更为理智,他深深的【一念永恒】看了白小纯一眼后,忽然笑了。

  “是【一念永恒】在下小看了白道友。”说着,他向着白小纯一抱拳,没再二话,转身去了远处,盘膝继续打坐休养。

  古天君自己站在那里,半晌之后,冷哼一声,生生压下内心的【一念永恒】杀机,转身走远,一方面他知道自己此刻的【一念永恒】状态不适合动手,另一方面,则是【一念永恒】他有种说不出的【一念永恒】感觉,在这里与白小纯动手的【一念永恒】话,自己哪怕修为比白小纯高深,可依旧还是【一念永恒】极为危险。

  眼看古天君与司马云华,竟都甩袖离去,四周原本看热闹的【一念永恒】众人,一个个都暗中吸了口气,他们不傻,早就看出了端倪。

  尤其是【一念永恒】海辰大尊等人,隐隐了解一些情况,此刻眼前这一幕,司马云华与古天君的【一念永恒】放弃,还有方才白小纯的【一念永恒】那一拳,使得他们对白小纯这里,都心神震撼不已。

  “很明显,他们三人是【一念永恒】彼此有了摩擦……可最终的【一念永恒】结果,竟是【一念永恒】这白小纯占据优势!”

  “此人看起来似人畜无害的【一念永恒】样子,可实际上从踏入这残扇开始,这白小纯似乎就没吃过亏!”

  “而且此人不费吹灰之力,居然都到了十八关!!”

  众人一个个吸气,在看向白小纯时,心中也都有了忌惮之意,白小纯眼看如此,内心更为得意了。

  “唉,没办法啊,走到哪里,都会引来众人的【一念永恒】目光,这也并非我的【一念永恒】本意。”白小纯摇头,找了个地方盘膝坐下,心底美滋滋的【一念永恒】,只期望时间过得再快一些,如今距离时限结束,只剩下了大半个月。

  似乎白小纯的【一念永恒】祈祷灵验了,时间流逝,半个月一晃而过,距离时限结束,只剩下了两天。这半个月里,没有人继续闯关了,一次次的【一念永恒】失败,已经让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放弃了,只有那么三五人,虽还没有放弃,可也早就没有了热情,只剩下了一股不甘之意在推动。

  古天君与司马云华,二人在休息恢复后,也曾再次试图闯十八关,可最终依旧还是【一念永恒】失败,他们在叹息后,也都不再继续闯关。

  渐渐地,这广场上的【一念永恒】众人,谈论最多的【一念永恒】,就是【一念永恒】广目天尊三人了,他们三位的【一念永恒】失踪,此刻没人觉得是【一念永恒】被困住,在那各种猜测里,认为广目三人获得了其他造化的【一念永恒】说法,占据了大半,甚至古天君与司马云华,也都这么判断。

  只有白小纯,在听到这些人的【一念永恒】议论后,干咳了几声。

  终于,这最后的【一念永恒】两天,风平浪静的【一念永恒】过去,这一次的【一念永恒】传承试炼,在结束的【一念永恒】这一刻,众人被隔绝的【一念永恒】神识,全部解封!

  所有人的【一念永恒】心头,都有种荒诞的【一念永恒】感觉。

  古天君,司马云华都是【一念永恒】如此,他们这一生,闯荡过太多的【一念永恒】试炼之地,可从来没有任何一处,与这残扇般,让他们觉得无法接受。

  他们可以承受失败,可这残扇的【一念永恒】试炼,似乎有了灵智一般,那是【一念永恒】一种深深的【一念永恒】恶意,是【一念永恒】你无论怎么努力,也都不会让你过关的【一念永恒】冷酷。

  直至此刻结束,没人觉得遗憾,反倒是【一念永恒】不少人都长长的【一念永恒】松了一口气,这最后的【一念永恒】两个月,对所有人来说,都是【一念永恒】折磨。

  “或许,只有广目天尊三人,才是【一念永恒】最终的【一念永恒】机缘造化者!”这个想法,在很多人的【一念永恒】心底升起。

  而在结束的【一念永恒】那一瞬,也没有曾经开启时的【一念永恒】意志出现,一切的【一念永恒】结束都是【一念永恒】那么的【一念永恒】突兀,唯独……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【一念永恒】,是【一念永恒】他们看到这广场上,出现的【一念永恒】传送之光内,爬出的【一念永恒】三个人……

  的【一念永恒】的【一念永恒】确确是【一念永恒】爬着出来的【一念永恒】……

  衣衫褴褛,目光呆滞,甚至身体都在无意识的【一念永恒】颤抖,脸上,嘴角,身上都是【一念永恒】鲜血的【一念永恒】三个人,他们正是【一念永恒】众人心里,认为已经获得了机缘造化的【一念永恒】广目天尊,元妖子以及噬灵上人。

  四周一下子就寂静了,每个人都愣在那里,呆呆的【一念永恒】看着这三个好似经历了千军万马践踏蹂躏的【一念永恒】三位天尊,短暂的【一念永恒】安静后,是【一念永恒】所有人无法控制的【一念永恒】哗然与惊呼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  “天啊,他们三个难道不是【一念永恒】有了机缘造化?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,居然被折腾成这个样子!!”

  “你看他们的【一念永恒】神情,那是【一念永恒】一次次绝望后的【一念永恒】呆滞,还有他们身上的【一念永恒】鲜血……”在这众人的【一念永恒】惊呼里,白小纯的【一念永恒】声音格外的【一念永恒】尖锐,他此刻脸上带着夸张的【一念永恒】骇然,带着不可思议,指着广目天尊,大声喊了出来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,我本以为自己够惨了,可却没想到,你们居然比我还惨!”他的【一念永恒】话语,此刻已经没人注意了,立刻就有邪皇朝的【一念永恒】半神修士快步走出,如那李东昊就是【一念永恒】其中之一,赶紧要去将三位天尊扶起。

  元妖子以及噬灵上人还好,此刻虽呼吸急促,可神智已勉强恢复了一些,唯独广目天尊,似被特殊照顾过……此刻在李东昊去扶他时,这铁塔般的【一念永恒】大汉,竟尖叫一声。

  “别碰我,不要碰我……”

看过《一念永恒》的【一念永恒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医统江山  武动乾坤  全职法师  花千骨  沧元图  全球五金网  武动乾坤  医统江山  唐砖  花千骨  沧元图  唐砖  逆天邪神  全球五金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