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念永恒 > 一念永恒 > 第1108章 强行抹黑

第1108章 强行抹黑

  “灵久道友,此事不妥!”白小纯抬着头,声音缓慢,可却一字字的【一念永恒】回荡在整个大殿内。

  “一切都需要讲究证据,紫林侯是【一念永恒】否被人污蔑,这件事也要看证据的【一念永恒】,而本尊也不认为,邪皇朝堂堂鬼母天尊,会去污蔑一个区区半神!”

  “除非是【一念永恒】……我们的【一念永恒】这位紫林侯,得罪了鬼母天尊,且有什么凭恃,使得他哪怕在神罗州内,也依旧不害怕鬼母神出鬼没的【一念永恒】出现在其面前,收割其性命!”

  白小纯话语一出,大殿内那十个半神以及紫林侯,都心脏一跳,至于灵久天尊,则是【一念永恒】眯起眼睛,他没有不让白小纯说话,因为他知道,有圣皇的【一念永恒】旨意,白小纯在这第二仙域,名义上与自己有一样的【一念永恒】权力。

  而他也没有后悔去拿下巨鬼王,从而间接挑衅白小纯的【一念永恒】做法,在他看来,第二仙域只能有一个声音,而这也是【一念永恒】圣皇所暗示的【一念永恒】,所以无论如何,他都要打击白小纯的【一念永恒】名望。

  哪怕白小纯已经很低调了,每天都在修炼,可对于灵久天尊而言,仅仅是【一念永恒】这样显然是【一念永恒】不够的【一念永恒】,他需要的【一念永恒】,是【一念永恒】一次间接的【一念永恒】出手,当巨鬼王的【一念永恒】大尊身份被撤下,而白小纯又无能为力时,这件事引起的【一念永恒】深远影响,将使得第二仙域所有人都深刻明白,这里……依旧是【一念永恒】只有自己一个人的【一念永恒】声音。

  可他承认,在某种程度上,他的【一念永恒】确小看了眼前这个通天王,实际上这件事从传入他耳中后,灵久天尊就已经意识到了被动。

  “这些疑点,你们看不出来?”白小纯狠狠一拍座椅,神色凝重,声音也都带着强烈的【一念永恒】压迫感,使得大殿内这些半神,一个个都呼吸急促,白小纯的【一念永恒】话语说的【一念永恒】并非犀利,可加上他的【一念永恒】身份,配合他的【一念永恒】修为,却仿佛成为了绝世利器,直接就轰开众人的【一念永恒】身体,穿透他们的【一念永恒】灵魂。

  “京州城在你们十人的【一念永恒】管理下,出现如此大的【一念永恒】问题,你们难道就不反思一下!”

  “今日是【一念永恒】本尊在这里,那么可以想象本尊不在的【一念永恒】时候,你们又是【一念永恒】如何处理的【一念永恒】事情,我最后问一句你们十人……你们可敢以生命去保证,紫林侯……没有通敌叛国?!”最后,白小纯几乎是【一念永恒】喝问起来,使得整个大殿顿时如有风暴凝聚,那十个半神在白小纯的【一念永恒】气势下,面色苍白,身体发抖,更有几人坚持不住,下意识的【一念永恒】就倒退数步。

  “白天尊,我紫林清清白白,这是【一念永恒】有人在污蔑我!”其他半神不敢开口,更不会去为紫林侯担保什么,可紫林侯本人此刻哪怕压力再大,也都强忍着白小纯身上散出的【一念永恒】威压,硬着头皮,抱拳开口。

  他心底已经在开骂了,如果是【一念永恒】他之前还只是【一念永恒】怀疑的【一念永恒】话,那么现在他已经很确定,污蔑自己的【一念永恒】正是【一念永恒】眼前这个白小纯,可偏偏他不能去说,实际上此地众人,哪一个不明白……但这种事,明白归明白,一旦说出,意义可就不一样了。

  半神去指责天尊,此事一旦出现,就连灵久也都保不住紫林侯,于是【一念永恒】……就注定了这场对话的【一念永恒】不平等。

  “你是【一念永恒】否清白,不是【一念永恒】本尊说的【一念永恒】算,一切要看证据,若是【一念永恒】换了其他事,倒也好说,可这种事情,你有证据就拿出,没有证据的【一念永恒】话……关乎通敌叛国,关乎一州的【一念永恒】丢失,此事你还是【一念永恒】去与圣皇陛下解释去吧!”白小纯看都不看紫林侯,说话时,目光始终望着灵久天尊。

  “北州的【一念永恒】丢失,真的【一念永恒】与我无关,堂堂鬼母天尊亲自出手,我一个半神,怎么能敌!!”紫林侯心中的【一念永恒】憋屈已经快要爆了,此刻情绪难免激动了一些。

  “闭嘴!”白小纯眼睛一瞪。

  “你不说这个还好,说起此事,我更要好奇,为何鬼母天尊居然没杀你?她为什么不杀你,她为什么放你离开?你说摹疽荒钣篮恪裤没通敌叛国,可以,证据呢!”

  紫林侯要疯了,此刻身体颤抖,额头青筋鼓起,他感受到了白小纯目中的【一念永恒】杀机,感受到了四周其他半神的【一念永恒】疏远,他焦急中正要开口,可就在这时,灵久天尊,直接低喝一声。

  “够了!”灵久天尊皱着眉头,看向白小纯。

  “老夫为紫林侯作保,此事……通天王可满意!”灵久天尊眯起双眼,冷冷说道,他话语一出,紫林侯顿时激动,内心在这一刻,都有一股愿意此生为灵久天尊鞍前马后死而后已之感!

  “不满意!”白小纯眼睛一瞪,虽灵久天尊的【一念永恒】反应不在他的【一念永恒】意料之中,可若论随机应变,白小纯这些年的【一念永恒】经历,使得他瞬间就重新组织了语言。

  “本尊不满意的【一念永恒】,不是【一念永恒】灵久天尊的【一念永恒】说法,而是【一念永恒】对于这种事情的【一念永恒】态度!”

  “本尊不满意的【一念永恒】,是【一念永恒】什么时候我圣皇朝,居然变成了一切不讲证据,只是【一念永恒】一句担保,就可以化解问题的【一念永恒】方式!”

  “本尊不满意的【一念永恒】,是【一念永恒】灵久天尊你的【一念永恒】信任,难道凌驾于我圣皇朝万万子民安危之上么!!”白小纯蓦然起身,声音带着痛惜,一句句话如同天雷,轰鸣整个大殿。

  这些话说的【一念永恒】义正辞严,自然理直气壮,大殿内的【一念永恒】那些半神,一个个好似首次认识白小纯一样,被震的【一念永恒】有些傻眼。

  灵久天尊面沉似水,死死的【一念永恒】盯着白小纯,正要开口,可白小纯岂能给他说话的【一念永恒】机会,此刻袖子一甩,再次说出话语。

  “况且此事既已发生,就算灵久天尊你确定紫林侯没问题,可空穴不来风,鬼母天尊能有如此说法,此事能掀起这般风暴,这里面一定有大问题!”

  “而灵久天尊既然担保,好,今天本王就不对这紫林侯搜魂,但在一切没有调查清楚前,为了防止万一,为了圣皇给予的【一念永恒】信任,为了我圣皇朝的【一念永恒】万万子民的【一念永恒】安危,这紫林侯不能再用,先关押大牢内,等一切调查的【一念永恒】水落石出后,再去定夺!”白小纯目光一闪,露出阴冷之意,声音回荡间,大殿内的【一念永恒】众人,此刻也自然看明白了事情的【一念永恒】因果。

  “这是【一念永恒】因紫林侯,抢了巨鬼的【一念永恒】神罗州大尊的【一念永恒】职位啊……所以这白小纯来反击了!”大殿中的【一念永恒】十个半神,此刻都赶紧低头,生怕自己被卷入这场天尊权力之争内,他们虽是【一念永恒】灵久天尊的【一念永恒】人,可不到万不得已,他们也不想得罪白小纯。

  若白小纯是【一念永恒】之前的【一念永恒】样子也就罢了,低调无比,他们还有底气去得罪一下,可如今来看,这白小纯根本就是【一念永恒】一头披着羊皮的【一念永恒】狼啊,手段虽简单粗暴,可却直接有效,最重要的【一念永恒】,此人竟能说动鬼母天尊去如此配合。

  哪怕这反击太过直白,没有任何技巧,就仿佛是【一念永恒】手里拿着一泡狗屎,没有任何掩饰的【一念永恒】,直接就向别人脸上去抹。

  可越是【一念永恒】这种简单粗暴的【一念永恒】做法,就越是【一念永恒】让众人心惊肉跳,不敢招惹了。

  紫林侯眼看如此,目中顿时出现血丝更多的【一念永恒】却是【一念永恒】恐慌。

  他知道,若按照白小纯的【一念永恒】说法,自己被关押在大牢内,那么恐怕短时间,根本就没有可能洗刷冤屈,而一旦时间久了,外面出现任何变化,都会对他造成影响,甚至……他的【一念永恒】直觉告诉自己,一旦成真,自己有八成可能,是【一念永恒】永不见天日了。

  “天尊,我是【一念永恒】冤枉,我真的【一念永恒】是【一念永恒】冤枉的【一念永恒】!”紫林侯怕了,若白小纯手段精妙,他或许还不会如此恐慌,实在是【一念永恒】白小纯这种赤裸裸的【一念永恒】在自己脸上拍狗屎,掩饰都不去掩饰的【一念永恒】手段,让他真的【一念永恒】觉得,眼前这个白小纯,什么事都能干的【一念永恒】出来。

  此刻恐惧到了极致,赶紧看向灵久天尊,实际上当初灵久天尊让他去神罗州时,他就有所担心,有心换个地方,但这一切都是【一念永恒】灵久天尊执意安排,他也只能遵从。

看过《一念永恒》的【一念永恒】书友还喜欢

友情链接:沧元图  全球五金网  全职法师  武动乾坤  沧元图  医统江山  逆天邪神  一念永恒  武动乾坤  唐砖  全球五金网  全职法师  医统江山  逆天邪神